企业 头条 产品 招聘
房产 汽车 投资 IT 文体 教育 健康 时尚 家居 日用 旅游 美食 商务 服务 工业 农业
  •   釜山古乐

      黄帝乐官伶伦

      伶山西侧有一片约七余亩的平台,古称乐坪,今为洛平。相传是伶伦制造乐器,试调音准,培训乐工的地方。一直到现在釜山古乐群,每年都要携带乐器到乐坪去点笙定调,把此作为祖制。在古代,礼乐刑政,统称四政,“乐”有着重要的教化作用。圣人之乐,可善民心,易风俗,著先王之教。《说苑疏证·三十七》说:“圣人作为鼓、控、揭、埙、篪,此六者,德音之音也。然后钟磬竽瑟以和之,干戚旄狄以舞之,此所以祭先王之庙也,所以献酬酢也,所以官序贵贱各得其宜也,所以示后世尊卑长幼之序也。”由此看来,乐坪不仅示伶伦开展音乐工作的地方,而且还是布教化,同民心,立治道的场所。对于这样一所特殊作用的地点,历代都比较重视。现有辽代所建的花塔,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塔高约 10米,整座塔就像倒扣的巨钟,塔龛里没有佛像,雕刻的是着汉代服饰的乐工正在演奏乐器,塔玄洞上方雕刻着八对飞天舞伎,塔的风格与乐坪的文化内涵完全一致。看来,乐坪作为伶伦音乐生涯的所在地,是有根之语。

      由于伶伦独一无二的音乐造诣和指导最高规格的祭祀庆典,奠定了他在当时顶级的音乐权威地位,成了黄帝部落联盟的政治中心地区妇孺皆晓的知名人物。跨越易县北部,涞水中西部的山脉,由于伶伦长期生活和工作而以他的名字命名为“洪崖山”。《吕氏春秋·古乐》说:“伶伦即古仙人洪崖先生。”《列仙传卷一》说:“洪崖先生,或曰:‘黄帝之近臣伶伦也’。”《文选·张衡:西京赋》说:“洪崖,三皇时伎人。”洪崖山在涞水境内的山峦有以伶伦命名的伶山(即《山海经》所谓伦山)。

      釜山古乐在参加音乐活动时,必挂“黄帝画像”,摆“伶牌”(即伶伦牌位);宣唱《禘祖经宝卷》或《后土宝卷》。《禘祖经宝卷》指出:“夫今尚近神佛而远祖先也。自金大定二十八年后土佛庙立成,而祖庙即销迹矣。是之谓舍祖先有违规训,而敬神佛可得果报,此实乃急功近利之举也。素为人子之道,必当祭献有序,是宜首祭祖先,而神佛其次矣。想当初是先有祖先而后有神佛,其众生或可修成神佛而断不能修成祖先也。其神佛实可敬,而祖祭定不可废之者……察此禘祖经卷,近乎为孤本。是为拜摹,以备传流者。”《禘祖经宝卷》强调首先要祭祖先,釜山音乐会挂黄帝像,摆伶牌,就是祭祖。由此可以看出釜山古乐会与黄帝、伶伦的祖裔关系。

      釜山古乐会真正是“禘黄帝而祖伶伦”。正是凭着这种信念和情感,釜山古乐会绵延几千年,子继孙承得以流传至今;正是凭着这种根脉血缘,高洛古乐会的乐工们,抱定赤子拳拳之心,要在建设中华文化软实力的奋斗中让五千年古乐走向世界的大雅之堂。

      需要指出的是,原始音乐由于尚没有发明文字,对当时人们演唱的歌词和曲调没有任何记载。在跨越几种社会形态漫长的流传过程中仅凭一代代乐工之间的师徒授受、口耳相传,必然会发生与时俱进的沿革变化。特别是进入阶级社会以后,儒、佛、道、神、巫等宗教的和非宗教的思想精神在强大政治力量的提倡下掌控着整个社会,引领着社会风尚的变化。釜山古乐作为民间花会的存在,不可能不会受到感染,打上烙印,必然会在内容和形式上对“原教旨”有所改变取舍。例如高洛古乐会所存的《后土宝卷》种类很多,有宣扬巫祝神筮版本多出自明清及民国时期,很明显,从他们所祖传的《后土宝卷》可以看出早已经世俗化、时代化了。

      伶伦作为中华始祖轩辕黄帝的乐官,他创作的鼎盛时期是在徐水、易县、涞水一带进行的。在这一带奠定了他成为中华音乐始祖的地位,所以在这一带,他不仅创造了原始古乐,而且还形成了强烈的感古烁今的伶伦音乐文化。正是在伶伦音乐文化的温润熏陶下,一代代的音乐家层出不穷。篇幅所限,仅择史简举例说明。

      一是高渐离。据说高是定兴高里村人。《史记·刺客列传》说他“善击筑,与荆轲友善,常与荆轲和而歌于市中”。荆轲赴秦行至易水上,高渐离击筑为荆轲送行,“为变徵之声”,“复为羽声慷慨。”至使在场的人皆“垂泪涕泣”,继而“士皆嗔目,发尽上指冠”。后来他混到秦始皇宫中,有人指认出他,但秦始皇“惜其善击筑,重赦之,乃霍其目,使击筑,未尝不称善。”秦始皇已经知道他有刺客嫌疑,还仍然留在身边击筑,足见高渐离击筑艺术之高妙迷人。据说高有一侄原是乐工,为避祸到高乐一带,有人为纪念他称此地为高乐,一直沿用至今。

      二是汉武帝时的乐官李延年,中山人。延年“性知音,善歌舞,每为新变声,闻者莫不感动。”曾为司马相如等数十人所撰写的诗词配曲。作《郊祀歌》十九章。并根据张骞从西域带回的乐曲《摩珂兜勒》改写成汉代最早的横吹曲《新声二十八解》,曾任协律都尉,主持乐府,颇得武帝宠爱。其父母兄弟多为乐工,其妹善舞,得幸于汉武帝,号李夫人。

      三是李龟年,曾任唐玄宗的乐官,涿州人。善奏羯鼓、咸篥,又能作曲,尤擅歌唱。开元年间,与其兄彭年(善舞)、鹤年(善歌,兼能撰写歌词)同负盛名。“安史之乱”后,流落江南,每遇良辰胜景,为人歌唱数阕,座中闻之,莫不掩泣罢酒。作有《渭州》、《荔枝香》等曲。以上三位可以说是当时顶级的音乐家、演奏家,他们的艺术成就之所以能达到一时之冠,其客观原因可以说由于“橘生南国”之故。

      伶伦音乐文化所浇灌的沃土不仅培育了历代的优秀音乐艺术人才,而且流布民间社区,形成了各种音乐演奏会,推动了各种花会社火的广泛流行。在保定地区内,古乐文化涉及徐水、易县、涞水、高碑店、涿州、定兴、满城、安新等十多县。正所谓其根深者其枝茂,其源深者其流远。


  • 发布:董轲   点击:850